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芜湖民生网

 

主题:2408 | 回复:8988

免费获取 4 份设计方案

四家正规装修公司,专业设计师为您免费服务

[明星八卦] 【归晚】第七章:陈韶丰 [复制链接] qrcode

查看: 976 | 回复: 0

逍遥吹水
发表于: 4-7 19:45:5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七章:陈韶丰   


左边是金店,右边是一排服装店。

来金店的应该更有钱,不过警惕性肯定也高。去服装店的不一定很有钱,但容易下手。

其实我也可以从她们开的车子来判断,开好车的应该都有钱,虽然也有的人低调,但这个概率并不高。

可就算开着好车,也不一定说明她有钱,因为现在很多人买车都是贷款。搞不好车是借来的都有可能..对了!看气质,生活优越的人不管穿衣还是举止跟普通人完全是不一样的,我可以通过这个来判断...

唉!

我站在天桥上,双手紧握栏杆,越握越紧。也许我纠结的并不是目标本身,而是该不该做这件事。可能也不是纠结该不该做,纯粹只是我不敢去做!

这跟打架完全是两码事儿,在这件事情上我找不到任何的正义感,我只是想解决问题,只想脱离苦海,那份幻想出来的成功后的喜悦,在来到这里真正要开始行动时已经完完全全被现实所盖过,我没有了哪怕一丝的斗志。

我转身看着来往的路人。从他们踏着疲倦的步伐走上天桥,再匆忙从我身边经过,一直走到尽头。不知道他们有没有烦恼,但我多想变成他们中的一员,像那样轻松地走下阶梯。

“嘚”(打火机)

“嘶....

        呼.......“

不能再犹豫了,明天要是交不上利息,我恐怕连站在这里纠结的机会都没了。

但问题是到底选哪边!

绑到一个普通人可能就只够我度过眼前的难关,要是能绑到一个有钱人那高利贷就彻底解决了,如果是很有钱的人,那我今后的人生将会完全不同!没错,这差别很大。

于是看着公路两旁的店铺,我仍久久不能决定。时间在不停地流逝,高楼逐渐挡住了阳光,再过一会天就该黑了,到那个时候我只会感到更加压迫。

硬币,,硬币..翻遍了钱包也没找着一个。也对,我好像就从来没有过那玩意儿。干脆用烟盒吧,我左右扫了一眼,

“正面是..金店,背面是服装店”

“啪”(烟盒落地)

正面!居然是正面。我还以为会是反面。行吧,那就金店吧。

刀子,绳子,,胶布..我摸了摸几个口袋,该带的都带齐了。我脱下帽子,扒了扒粘在额头上的发梢,再把帽子扣上。

我又整理了衣服,不能让别人注意到我身上带着装备。对,就是这样,要动起来,不能再消沉地杵在这里!

接着我俯下身来。其实鞋带已经够紧了。其实我已经反反复复系过好几回!扯着紧绷的鞋带我久久不愿松手,血液把我的脑袋压得很沉,很沉。

我还有退路么?整个下午我都在问自己。可答案都是一样的,身前未知,身后必定绝路。

我艰难地直起身来,双手捧着脸,手心的冰凉缓解了长时间紧张在脸上的温热。此刻我最想做的事,就是回家好好睡一觉,这种绝望的压迫感令我难以承受!

“正面是我能成!背面是不能成!”,我又拿出烟盒。

“啪”(烟盒落地)

是正面!!呼!这信心一下子就又回来了。

看来连老天都在帮我!再来一次,这回我换过来,再抛高一点,如果仍然是能成,那就真的稳了!

“背面..背面能成,正面不能成”

烟盒离手,看着它在空中翻转,我既兴奋又害..

“槽!”

不知道突然哪来的一股风,直接把我烟盒给刮走了!

我急忙转身探头往下看,它落到公路上,正好被一辆车给碾了。




金店果然不行。门口边上有个保安,如果外头有什么动静肯定会被他发现。幸好我选择了服装店。这边人流稀疏,也没看到有摄像头。

我站在路边假装在等人,斜后方就是那排服装店。我时不时左右眺望,再悄悄回头观察目标是否出现。

远处有辆小车减速拐了进来。又从我身后驶了过去。

很快,又一辆小车拐进来。它行驶缓慢,慢慢地停在了服装店门口,应该就是来购物的!可当我再次回头,它已经开进了店门前的停车位,这不是我的目标,只有直接停在路边的那种才行。

我希望目标快点出现,但每次发现它不是时,都会感到一种很踏实的庆幸。这种矛盾的心理在持续加重着我的焦虑不安。

天色渐晚,阳光已经彻底消失在楼宇之间,一丝丝凉意侵袭而来。我拉上外套,摘下口罩点了根烟,狠狠吸了几口。

烟雾从我眼前腾起,在暮色的空气里显得格外浓烈。还有不到6个小时,今天就算过完了,再不把它搞定,明天等待我的将是一场感情与生活上的双重灾难。

此时此刻我真的只希望目标快点..居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辆车在店门口!

那是一辆宝马。透过车窗,我隐约看到里边有人在解安全带。

果然,她没有停进停车位,而是把车子直接横在店门口就下车了,就她一个人。侧面看过去应该有四十以上,身形富态,正跨着有些蛮横的步伐走进店铺。这应该就是所谓的富婆了吧!

“嘶...呼.....”

她车子附近有棵大树,

“嘶..呼...”

站在树后边的话,她出来的时候应该看不见我,然后我算好时间冲过去拉开车门...可以!要是能绑到她我就发达了!

我扔掉烟头,拉上口罩快步走了过去。

我仍然假装在等人,时不时再假装无聊地转个身偷看一眼。我检查着身上的每一件装备,绝不能出现任何失误。

一分钟过去了,两分钟过去了...虽然没看时间,但我感觉应该过去了很久。可我又希望她慢点出来,因为她一出来就意味着我要踏进犯罪的深渊。

不,都这个时候了不能再有任何的犹豫!

我紧闭双眼,用力捏着额头,头有点不舒服还明显有些发烫。我知道我现在很紧张,很艰难,但只要我狠下心来豁出去,很快一切都将回归体面。

好像出来了!玻璃门正在推开..没错,是她。

“快开车,有坏人在..追我!”,我心里反复默念,感觉呼吸都在颤抖。我摸了摸鼻子,确保口罩已经戴好。

她提着几个袋子正缓缓走下店门前的坡道,越来越近了。

她应该会先打开车尾箱放好袋子才上车。也有可能是把袋子放到后座...不对!她好像直接就要上车了!

怎么办,怎么办..准备冲过去吧!对,干就完了!走!走..可我的双脚像是粘住了一样,怎么也挪不动,口罩溢出来的热气烫得我两眼发懵,“呼...”,不能犹豫!我绝不能犹豫,“呼!”,“呼!”

但是她都已经上车了,我会不会来不及了,要不再等下一个车..不!绝不能错过这么好的机会,绑到她就什么都解决了!唉死就死吧!走!

“您好”(说话声)

可是我会不会真来不及了...

“您好!”

嗯?我转过身,看见一个女人带着个小男孩。

“我们是出来旅游的,钱包被偷了,没有钱吃饭”,她表情很可怜,往身旁拽了拽小孩,“您能不能借我们50块钱吃饭”

我回头看了一眼,那车已经开动了,刚才冲过去还真来不及了。再回过头,看着眼前这两个搅我好事的人,我心里反而有些感激。

“好心人帮帮我们吧”

“滚!”




我又回到天桥上。

我倚在栏杆边,还是原来的位置。只是比原来更烦恼了。

也许刚才就算没有那两个人,就算来得及,我也不一定会冲过去。可能我压根就还没想好要去做这件事,不是我不需要,也不是我不敢,我就是,就是特么的豁不出去!!

可能也不是豁不出去,只是我牵挂太多,我..唉!无论如何自我安慰,挫败感始终对我不依不饶,逼得我好想放弃,真的好想回家大睡一觉!要是有三十号就好了,我就能先回家睡一觉明天再搞。也不知道是哪个王八蛋发明的日历!

“嘚”(打火机)

唉不抽了!抽得嘴麻。我把烟塞回烟盒,放回兜里。捂紧了袋口。

天已经彻底地黑了,这是浑浑噩噩的绝望的感觉。还有不到5个小时,上半夜如果不能搞定,夜越深只会越渺茫。

明天若交不上利息,某些谎言会被拆穿,某些关系会破裂,某个人则会名声丧尽。随之而来的又会是一些谎言被识破,一些关系会疏离,最终留给那个人的选择就只有一个,叫作跑路。

跑路意味着将要失去几乎一切,那些你爱的人,你熟悉的事物,还有你的梦想,哪怕只是陌生的路人甚至这里的空气都在支撑着你的归属感,一旦走远,就再回不来了。

但坐牢何尝不是让人不可能接受的。如果我没记错的话,绑架最低都是五年起步,要是真伤了人,那我这辈子可能就到头了!

可我没得选,真没得选了。

“嘚!”(打火机)

“嘶...呼.......”

我望着远方的灯火。烟吐了出去又夹着冷风扑回来,眼角一阵阵蛰疼。

曾经那个誓要做出一番事业,并立下三年为她买房之约的人,如今沦落到要靠绑架来偿还债务。而这个人实际上连绑架的勇气都没有。

不行!我不能再这样消沉下去!

我转过身,把刚点着的烟扔地上狠狠碾了几脚。

现在情况是这样的,

“啧,啊..”,我捏了捏额头。

现在主要的难点还是在于绑的问题上,只要能控制住人,其它的都容易解决。得想个办法,搞不到二十万,搞到两万交利息也行!




“老板,有砖头么”

“砖头?什么砖头”

“哦不是!有袋子卖么,用来装衣服的”

她一脸疑惑,娴熟地从墙边抽了一个塑料袋。

“最好是厚一点的”

“厚一点的?”,她从抽屉里拿了一个递给我。

深灰色的,厚度还行,“多少钱”

“不用钱的,送给你吧”

看着她眼神里的善良,五味杂陈直涌我的心头。

“还要什么嘛”

“不了。谢谢!”,我赶紧走了出来。

趁她没注意还顺走了她店门口的一块砖头。

我把砖头装进袋子。但折了几下感觉还是很明显,得找块布之类的包住,不然会被看出来。而且砸的时候还能轻点,不然棱棱角角的容易把人给砸死。

我蹲到绿化带旁边脱了件衣服。

这下好了,就跟提着袋衣服一样。就是光着身子穿外套有点别扭。

远处好像来了辆出租车。

对,还亮着空车两字。我招了招手,他往我身旁停住。

“去哪儿”

“额..南港海滩”

“好嘞上车吧”

“叩”(车门声)

“去那边玩哈”

“嗯”

“系一下安全带哈”

“嗯。对了师傅,那个..我先不去了,我忘拿东西了得回去一趟”

“那你要回哪儿呀,我直接拉你过去啊”,他一边把车缓缓停回路边。

“不用,就在这附近。不好意思啊”




“嘟..嘟......"(拨号音)

“喂~”

“妈,你准备睡了没有”

“没呢,我再看会儿电视,你今晚回来吗”

“我还不知道”

“嗯”

“二小姐 二小姐 别跑 哎 别跑啊二小姐...”(电视声)

“那..怎么?”

“没事。我就是正好有空,就打个电话跟你说说话”

“嗯,你在外边要多注意些啊,三更半夜的”

“妈,你饿了就自己吃点东西,困了就先睡觉,艳艳12点多就回来了”

“嗯”

“若曦绝无冒犯之意  若兰代她向嫡福晋请罪 请嫡福晋原谅...”

“你们姐妹俩 就是长得有几分相像  品性倒是完全不同  一个孤僻 一个浮躁...”(电视声)

“怎么?是有什么话要讲吗”

“没有啊”

“你就放心忙你的去吧,我自己在这没事的”

“去哪儿啊”(说话声)

“嗯..”,我回头看了一眼,“妈,那我先去忙了”




“..讲述各自不同的精彩人生  这里是朋友一加一  朋友一加一  本节目 由昌海市残联特约播出...”(电台声)

“师傅,等会儿能不能停一下车,我撒个尿”

“这..”,他左右看了一眼,“这附近哪里能上厕所啊”

“找个人少的路边停一下就行”

他没再应我。

他话真少,从上车到现在就没跟我说过话。他估计是讨厌我,就像平时我讨厌戴口罩的男生一样...不过我也不希望他话多,聊多了不好下手。

我靠回到车窗,装作很安逸。

想不安逸也不行,眼前掠过的每一颗树、每一处房子,还有那忽明忽暗的光线都像是在给我催眠。还好裸穿外套很难受,闷得我毫无困意。

准备动手吧,搞定他钱就来了,我就能回家了。等会儿只要他把车一停稳,我就拿砖头砸过去!我一定要控制好力..我斜着眼睛瞄了他一眼。

还真得轻点儿,他怎么也得有五十多了,皮肤黝黑,头发跟胡茬都有点,有点..我又斜着眼睛看着他,就是这光线一下一下的怎么也看不清楚是灰还是白,搞得我强迫症都犯了,非得弄个明白。好在车速渐渐慢了下来..

“你看前面行么”

“嗯?哦”,我槽,差点把正事给忘了!

我赶紧起身扫了眼四周,心跳骤然加速。

我紧握砖头,同时悄悄向前蠕动着身体。伴随着车子缓缓使过头顶的路灯,光线由暗渐渐变明,我看到他搭在手刹上的右手也正蓄势待发,我们都在等待车子停稳的那一刻。

我紧紧盯住他的右手,竖起耳朵等待手刹吹响冲锋的号角。此刻的时间仿佛都跟着放慢了许多,周围的空气也似乎快要凝结,只有口罩里喷出的热浪,不断地涌到脸上,再蔓延至全身。

我感觉我的脑子都已经恍惚了。我强忍着眼框的火热...

“你不是要撒尿么”(说话声)

是不是我眼花了,怎么他的手背像在向我招手?我抬起头,看到他确实是在向我招手,我又低下头,看到那个手刹的高度..我恍然看向车外...卧槽这车什么时候停了!!

此刻的车内四目相对,气氛就快要僵住了...

“叩”(车门声)




我终于体会到了心中有一万只草泥马在奔腾的感觉!我特么这办得叫什么事儿!唉!

看来这方法不行啊,得赶紧想个办法,就快要到南港了,再不动手就没机会了!我回头看了一眼,他的车子正好停在路灯间的暗处,周围都没人,很安静,除了偶尔驶过的车子,就只有虫子在叫。

我假装哆嗦了一下,转身走向车去。走到车屁股低头看了一眼,又走回车前边,

“诶师傅,你这轮胎是不是扎了”

“啊?”,他手托着下巴,才回过神来,“哪个”

“后轮,你来看下是不是”

他警觉地盯着我,略带迟疑地解着安全带,就好像我在骗他似的。

我开始有些不好的预感...

可我没想到他居然下了车却没有要走过来的意思,而是攀着车门在那看着我。他就那样盯着我,就好像,好像家长盯着撒谎的小孩那样的眼神,在夜色中显得格外凌厉。

气氛又回到了四目相对的紧张,虽然他看不见我的下身,可我还是下意识地总想把袋子往身后去藏,但又怕他起疑。

怎么办,怎么办..我是不是得说点什么..我要不要把口罩摘了?不,不行..要不我,不,我现在冲过去肯定不行!他盯得我越来越心虚,两眼又开始烫得有些发懵...

“在哪儿”

呼!他终于要走过来了。

我赶紧往后退了几步,努力调整着气息,“我刚才好像看见有个钉子,在后轮,右轮”

可还是有点语无伦次,他似乎也在刻意与我保持着距离。我突然间很想放弃,此刻的脑子莫名地清醒,但又特别凌乱。

我卷起砖头,悄悄靠近蹲在车轮边上的他。

借着微弱的灯光我渐渐看清了他头上的灰白,再次闻到那股中年男人特有的烟草味儿,心中忽然泛起阵阵酸楚,还有一股子似曾相识的敬畏。

我举起砖头,越靠越近,那似曾相识的敬畏突然变得陌生,却越来越浓。也许我现在收手还来得及,这一砸下去我可能就真完了...

不,我绝不能心软!只要砸下去钱就来了!对,钱就来了!我轻闭双眼,“呼...

“你想干嘛!!”

突然他猛地转身站起来,盯着我往后退了几步。

我缓缓把砖头放下。愣了愣,又赶紧藏到身后。

其实在闭上眼睛的那一刻我就已经决定放弃了,没想到还是晚了一步。看着他仓皇逃窜的样子,我心里堵得很难受,整个人都麻木了。

直到红色的车尾灯晖映在脸上,又渐渐暗去,我才如释重负。




“老婆,对不起!我下个月给你买,买最好的手机”

“可是下个月什么时候呢”

“最快月初这几天就给你买好不?”

“嗯..”

“不哭,老婆不哭,我钱很快就回来了...(回忆)

夜风正透过厚厚的外套,风干着刚才担心他报警而一路狂奔流下的汗水,身心俱凉。我久久地看着她的电话号码,但还是按下了锁屏键,把手机放回兜里。

手也一同揣进去,很平静地走在公路边上。

偶尔还是会有出租车经过。我很庆幸他们都把我当成散步的闲人,我不希望他们停下车来招呼我,虽然经过刚才这么一通折腾我已经对这个事儿不抱希望,但还是会纠结。

我其实本来就没抱多大的希望能靠这样就弄到钱。现在想来,确实,这种事怎么可能有这么容易,人怎么可能这么幸运!我好想认命,可认命并不能免除烦恼,认命只是解除自己的防备,让烦恼可以更加肆无忌惮。

苦撑了大半年,到今天算是走到尽头了!

我该如何面对明天?我不知道。我甚至连老黑的电话都不知道该怎么对付。

“喂”

“哎~兄弟,怎么打了一个晚上的电话都不接啊”

“我在外边办事,手机静音了”

“哦这样啊,那个,你最近生意怎么样啊,我这边手头有点紧,你看..”

“我尽快给你转过去”

“兄弟我不是催你哈,就是之前你说这个月给我,完了我就跟人家说这个月还给他,这不月底了么,他这几天就一直催我,就特么这两三千块钱也一天天的...

我无力地放下手机。没有不想听他说话,只是举着好累!

真的感觉好累,这一夜太过漫长,绝望早已将我全身上下的每一寸精力都侵蚀一空。我望着稀疏的车流,只希望能过来一辆出租车载我回家。

周围很安静。即使隔着这么远,我依然能清晰地听见电话里老黑絮絮叨叨地抱怨着他那位好兄弟,我甚至能听见公路对面那个晚归的女人正艰难地将车子倒入自家别墅的车库而不停地牢骚...

front1_0_FuqH4vrB3SM0LBoB5YkiUJYuawZN.1617795955.jpg
来自: iPhone客户端
跳转到指定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